非喻不可

一杯茶,一壶酒,一本电脑,一只狗

我不许你碰他!!!@

【生辰贺】大狗



县太爷的小千金今年五岁,正是好玩儿的时候。绒毛裘领衬着一张软乎乎胖嘟嘟的脸,一双大圆眼睛忽闪忽闪可机灵。咧嘴格格一笑,两个朝天揪一抖,幼嫩的一排白牙正中一道大缝。

家里新养了一只大狗,粗麻绳拴着脖子绑在木头桩子上。大狗蹲在木头桩子旁边,一动不动。

丫头躲在捕快头子身后看,一双小手紧紧箍着人大腿,悄摸得打量着那个比自己还高的庞然大物。

那大狗好像突然发现了她,眼睛一亮站了起来,盯着小丫头哈哈吐着舌头。

小丫头连忙躲得更靠后。

捕快们一看,乐呵呵怂恿老大让小丫头练练胆。

捕快头子小丫头从身后拉出来推到身前,然后原地蹲下,在她身后鼓励她,伸手去摸摸那只大狗。

小丫头抿着嘴涨红了脸,一双大眼睛沁着泪,一步三回头。看到身后大人板着脸的样子,颤悠悠伸出小手,慢慢向大狗靠近。

眼见小丫头马上就要走进自己的领地,兴奋得直摇尾巴,原地转了个圈,把绳子崩得溜直。

小白手远远伸着,眼眶都憋红了。小皮靴脚尖朝外,拧着身子随时要跑的样子。

大狗不哈哈了,站在原地安静得看着她举得不高的手慢慢靠近自己。

一寸,一寸,一寸……

小丫头紧张的看着那双乌漆麻黑的眼珠子,上牙快把下嘴唇咬破了。一颗心扑腾扑腾快要跳出嗓子眼儿。

大狗突然低头后倾,然后一个挺身——

“呜汪!!”

小丫头被吓了一跳,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脸煞白,一双大眼瞪得圆圆的。然后小脸一皱小嘴一瘪——

“呜哇哇哇哇哇……”

几个好事的捕快捧着肚子哈哈大笑。捕快头忙上前两步蹲小丫头旁边,扮鬼脸陪笑脸,奈何大小姐这雨点就是丝毫不减,还抽抽嗒嗒得打起哭嗝。

捕快们这才意识到坏了。脚快得忙溜了,几个主事儿的抓耳挠腮上蹿下跳,可大小姐就是哭个不停。鼻涕眼泪糊了满脸,一双大眼睛挤成一条缝,樱桃小嘴此刻就是一张血盆大口,河东狮吼得哇哇大叫。

大狗在听到她第一声时候就溜回窝棚,屁股一歪看着戏。等到小丫头哭得开始打嗝了,直起身子耷拉着耳朵从窝棚里出来,围着哭娃娃左半圈右半圈,也是没办法。

最后没办法,伸了大长舌头照着那张分不清眼泪鼻涕的小脸猛的一舔——

嘿!真不哭了!

小丫头被大狗舔愣了。哭声戛然中断,正在一众捕快以为小丫头被哄好了时候,只见小丫头回头看了一眼大狗,沉默了一会儿,嘴一瘪——

“呜哇哇哇哇哇……”

大狗没辙了,在原地转了两圈,又倒着转了两圈,干脆在小丫头身边躺了下来,狗脑袋二话不说就往小丫头怀里拱。

小丫头隔着水蒙蒙泪眼一看怀里一个狗脑袋耍赖皮似的往自己怀里拱,又气又恼,使出吃奶的劲儿往外推。

大狗不管,被推开了就再缠上来接着拱,推开,再凑上来,推开,再凑上来……

……

隔天,县城里就经常看到这样一幕:县太爷家的大小姐牵着一只比她个子还高的大狗上街,小尖下巴一抬,两只胳膊甩得高高的,后面大狗不紧不慢跟着,不时侧头看看她,调整自己步伐快慢。

“快跑!臭丫头放大狗咬人啦!!”一群熊孩子一哄而散。

“我看你们谁还敢欺负我!哼!”大小姐一掐腰一跺脚,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痛快。

大狗站在后面,配合得冲着跑远的孩子“汪汪汪”,然后冲着大小姐哈气摇尾巴。

“干的漂亮大黑!晚上让伙房多给你加一块骨头!”小丫头一伸胳膊抱住大狗低下的头,大狗趁机回头舔舔她的脸。

……

“大黑啊,我老来得女,可就这么一个宝贝丫头,你可要帮我好好守护她啊,别叫人欺负了……”

“汪!”

……

“大黑啊,咱家大小姐脾气不好,我天天给你喂骨头,你多担待着点昂……”

“汪!”

……

“大黑啊,别看咱们家小姐看起来刁蛮任性的,其实心眼儿是好的,你别看她今天又数落你了,她心里也不是滋味。这不,让我给你加餐来了,快吃吧……”

“汪!”

……

“大黑啊……你说要是以后你老了,或者我嫁人了……看不到你了……该怎么办呀……”

“嗷呜……”

……

————————————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守护神一样的存在。

可能是精灵,也可能是骑士。

但是没有人能守护你一辈子。

终有一天,你要自己长大,历经风雨。

所以请珍惜,那些他陪伴你的日子。

感激能在这琼琼众生中,遇到那颗与你并肩,却属于别人的璀璨明星。

【序言】想挖个坑,简简单单的全职警匪坑

今天看了一篇喻王/高王的同人

对喻总黑社会头头的形象深刻入骨

突然很想挖个大坑

CP慢慢配

估计能配得挺复杂

坚持cp得就不要看了

可能失望

会给一个开放性结尾

BE HE各一个 


具体框架在谋划中